當前位置: 首頁>科普文章

張戈 看 到這 樣的標 題你是 不是很難受?

發布時間:2022-01-11

作者:中國科學院腦科學與智能技術卓越創新中心 張戈、詹亞鋒、王征 來源:科學大院

先來看兩組圖片:

圖一

圖二

  有人評論組圖1 “治好了我的‘強迫癥’”。相反,更多人評論組圖2“令我的‘強迫癥’發作”?,F實生活中,大多數人都會情不自禁地糾正類似組圖2中的那些“不和諧”或“不規則”現象。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強迫癥”嗎?

  事實上,絕大多數不具備專業醫學知識的人對強迫癥的理解都存在偏差,而被濫用的“強迫癥”一詞更加劇了普通民眾對強迫癥的誤解。正如上述兩組圖中的類似場景,絕大多數人都認為圖1令人舒適,而圖2會令人不適,這是因為人人都有對整潔和規律具有偏好,而這種與生俱來的對規則與正確的傾向并不能被冒失地扣上“強迫癥”的帽子。

  那么,什么才是“強迫癥”呢?

  強迫癥是病,可不能張口就來 

  電影《飛行家》男主用力洗手洗到出血 

  在電影《飛行家》中,奧斯卡影帝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飾演的主人公——美國著名航空工程師霍華德·休斯便是一個備受強迫癥困擾的患者。他害怕接觸到可能不潔的物體或細菌,于是便通過反復洗手來減低內心對不潔的恐懼感和焦慮感。飽受折磨的他極力想擺脫或消除這些侵入大腦中的觀念,但是任何控制和壓抑都是徒勞的,這就是典型的強迫癥表現。

  強迫癥(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OCD)與焦慮情緒障礙非常相關,主要臨床表現為因對事物的不確定性而產生的持續性、侵入性的強迫性觀念或重復地嚴格遵循一系列規則的、目的性極強的強迫行為?;加袕娖劝Y的人會對危險、衛生狀況或傷害過度擔憂,從而持續有意識地關注威脅,這也就是強迫性觀念。為了應對這些強迫觀念引起的痛苦和/或焦慮,患者會采取一系列的行為來暫時緩解痛苦和/或焦慮,也就是強迫性行為。

  強迫癥患者最大的特點在于,患者本身意識到這些強迫癥狀都是毫無意義的、與自己的意愿完全相反的,會在頭腦中極力地反抗。這種強烈的沖突令患者陷入強烈的自責和焦慮,從而帶來極大的痛苦,嚴重影響患者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強迫癥的理論基礎

  人為什么會得強迫癥? 

  強迫癥是一種病因極其復雜的神經官能癥,其發病機制至今尚未明確。多年來,眾多研究者從遺傳學、神經科學以及心理學等多種途徑試圖探索強迫癥的病因。

  早期關于強迫癥的認知來自特定神經損傷的患者。在20世紀上半葉流感流行后,在嗜睡性腦炎和基底神經節病變患者中發現了強迫癥病癥。隨后的研究表明,強迫癥也可能是由其它腦區(如額葉)的神經損傷導致的,這表明前額葉—紋狀體回路可能在強迫癥發病機制中發揮作用?! ?/p>

  近年來,得益于磁共振神經影像技術的飛速發展,人類得以無創地對大腦神經活動進行觀測,這一技術進步極大地促進了人們對大腦功能的認知。目前基于神經影像和認知-情感的心理研究表明,與感覺運動、認知、情感和動機過程相關的皮質—紋狀體—丘腦—皮質(cortico-striatal-thalamic-cortical, CSTC)環路損傷模型已經成為強迫癥神經和病理學中普遍接受的強迫癥神經病理模型。

  CSTC環路包含直接通路和間接通路,在健康狀態下,興奮性直接通路受間接通路的抑制。在強迫癥患者中,抑制閾值降低后造成直接通路激活,從而導致眶額皮層—皮下核團通路過度激活,使得患者過度關注危險、衛生或傷害等刺激?;颊咄ㄟ^強迫性行為暫時性地緩解威脅帶來的焦慮和痛苦,但是,這種短暫的解脫會導致行為的強化,使得強迫觀念復發時加重重復性、強迫性行為。

 

  你到底是不是強迫癥? 

  讓我們再來看看本文開頭的組圖2,絕大多數人都會產生相似的不適感,但并非每個感到不適的人都患有強迫癥。

  相信你也遇到過類似的情境,一邊整理桌面或是打掃房間,一邊問自己“我是不是有強迫癥?”。然而,這些行為的發生主要是因為每個人都有愛好美好事物的偏好,雖然會存在一些過于完美主義的人,但他們最多可被稱為具有強迫傾向,絕非患有強迫癥。

  (圖源:veer圖庫) 

  強迫癥是一種嚴重的精神疾病,只有當強迫性觀念或強迫行為造成嚴重的痛苦或干擾個人的社會及角色功能,并且每天持續至少1小時以上,才有可能被確診為“強迫癥”。目前,臨床上診斷強迫癥以美國精神病學會的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Fifth Edition,DSM-V)為主要依據,并廣泛使用Y-BOCS量表(The Yale-Brown Obsessive Compulsive Scale)對強迫癥的嚴重程度進行評級。

  在臨床實踐中,準確診斷強迫癥并非易事。臨床上實現對強迫癥的診斷主要存在兩個難點,即強迫癥的臨床表現具有高度異質性、共病的特征。一方面,強迫性觀念和強迫行為的具體表征是多種多樣的,強迫癥患者表現出不同的癥狀維度和病程,且強迫癥可分為不同的亞型,各種亞型之間有著不同的病因學起源,所以常被稱為強迫譜系障礙。著名精神病學家弗洛伊德最早發現強迫癥具有異質性。后續的研究發現,不是所有的強迫癥患者都對藥物或特定的心理治療有反應,進一步支持了強迫癥的異質性特征。

  另一方面,90%的強迫癥患者至少共患一種符合DSM標準的其它精神障礙,以焦慮癥、情感障礙等最為常見。此外,以焦慮癥和抑郁癥為例,其治療手段和強迫癥的治療手段也存在一定的交叉重疊。正是這些錯綜混雜的共病,給強迫癥的精準診療帶來了一定的困難。

  如何破解強迫癥的診斷難題? 

  技術的發展為破解強迫癥的診斷難題帶來了希望,目前我們主要依靠海量數據與非人靈長類模型來理解、診斷強迫癥。

  海量數據是促進我們理解強迫癥異質性的重要因素,這些數據除了具有豐富的特征外,還具有廣度(即樣本量龐大),和深度(即在同一個體上收集的多模態數據,如基因、影像、行為等數據)。這些特征增加了研究結果的可靠性、重復性以及泛化性,并有助于評估不同模型的效用。

  此外,由于靈長類模式動物是與人類在腦功能和結構上較為接近的物種,因此也可利用非人靈長類模型來研究人類腦疾病,其優勢在于:首先,非人靈長類動物開發的疾病模型與人類疾病相似性高;其次,非人靈長類模型致病機理相對單一,大大簡化疾病模型,盡可能排除、控制與疾病無關的因素;最后,可以獲取與人類可比較、相互遷移的腦功能聯接圖譜數據(包括磁共振成像等腦功能影像數據)。例如,獼猴疾病模型有助于理解人類腦疾病的機理,促進基礎研究向臨床應用的轉化,為其提供客觀的診斷提供有價值的線索。

  普通人為什么要了解強迫癥? 

  強迫癥多在青少年時期起病,病程跨越了病患一生中最為重要的學習、社交、婚戀等關鍵時期,會極大地影響病患的生活質量。此外,強迫癥患者往往一邊承受著巨大的精神折磨,一邊擔心世俗的言論而羞于就醫,通常在首次確診時病程已持續較長時間,大大增加了治療的難度和成本。

  (圖源:veer圖庫) 

  人們曾一度以為強迫癥的發病率不高,但是隨著近年來研究的不斷深入,研究人員發現強迫癥的發病率遠比預想的高。2019年,北京大學黃悅勤教授牽頭開展的全國精神疾病流行病學調查發現,中國人的強迫癥終身發病率為2.4%,和美國人的2.3%終身發病率基本持平,全世界有將近10億人都有過強迫行為。

  一方面,我們希望能通過幫助非本領域的普通民眾了解強迫癥,正確認識強迫癥,不被通俗的“強迫癥”概念所誤導,同時對于真正的強迫癥又能早發現、早治療。特別是對于青少年強迫癥患者來說,他們正處于身心發育重要時期,進行強迫癥的早期診斷和治療更具有重要意義。另一方面,全面梳理強迫譜系障礙研究領域的重點、難點問題,有助于啟發臨床醫生和科研人員深入解析癥狀背后的大腦病理機制,改進創新相關診療技術,從而推動領域前沿發展。 

  參考文獻: 

  [1] Stein et al.. 2019,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Nat Rev Dis Primers.  

  [2] 中國醫師協會精神科分會強迫癥專業委員會, 2019, 中國強迫癥診治中心建設標準. 中華精神科雜志.  

  [3] Schilder, 1938, The organic background of obsessions and compulsions. Am J Psychiatry.  

  [4] Khanna, 1988,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is there a frontal lobe dysfunction? Biol Psychiatry.  

  [5] Pauls et al., 2014,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an integrative genetic and neurobiological perspective. Nat Rev Neurosci. 

  [6] Leckman et al., 2010,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a review of the diagnostic criteria and possible subtypes and dimensional specifiers for DSM-V. Depress Anxiety.  

  [7] Goodman et al., 1989, The Yale-Brown obsessive-compulsive scale. I. Development, use, and reliability. Arch Gen Psychiatry.  

  [8] Robbins et al., 2019,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puzzles and prospects. Neuron.  

  [9] Moritz et al., 2011, Was Freud partly right on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 Investigation of latent aggression in OCD. Psychiatry Res.  

  [10] Feczko et al., 2020, Methods and challenges for assessing heterogeneity. Biol Psychiatry.  

  [11] Jennings et al., 2016,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in modeling human brain disorders in transgenic primates. Nat Neurosci.  

  [12] Huang et al., 2019, 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epidemiological study. Lancet Psychiatry. 

  [13] Fullana et al., 2009, Obsessions and compulsions in the community: prevalence, interference, help-seeking, development stability, and co-occurring psychiatric conditions. Am J Psychiatry. 

作者:張戈、詹亞鋒、王征

作者單位:中國科學院腦科學與智能技術卓越創新中心
https://mp.weixin.qq.com/s/m3xzzhjOsG4oEKa3AIwXjQ

附件下載: 
    亚洲日韩中文无码专区_亚洲日韩中文l第一精品_亚洲日韩中文aⅴ_亚洲日韩中看片无码电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